威娜麥卡列儂.

情迷西海岸。

【カラ一/色松】 当我们在谈论爱情时我们在想什么



*短篇,极极极极极极短,一发完。
*一个小片段而已。
*严重ooc预警。
*望食用(?)愉快。



“你脑子还是没正常过,空松。”一松的声线连起伏折转都丝毫不愿意汲涉,沉郁的声音绵绵懒懒游走,一双半眯的眼睛倒是略微向上剜去,直到面前人永远欠揍的一张脸清清楚楚地被自己摄获在视线内。


一松本以为这是一个非常安妥的、非常不痛的晚上,垂眸着一遍遍抚触着怀中可爱猫咪的毛皮便可以一种没有松野空松的方式在怠惰的晚上保持身为人的基本温度。直到面前的门突然大敞,然后随着那条闪亮毛裤下的步伐伸进来的欠揍的痛脸。


然而那些每天都要翻覆好几遍的浮夸问候却始终绷紧着卡在空松的喉咙里,转而地,他只是在逗猫的一松吝啬地剜他一眼时没头没脑地问出了一个问题,“一松,当人们谈论爱情这个词,你会想些什么呢?”


短暂的寂静在空松的最后一个字淹入空气时接踵裹袭,随着一松下意识往后挪了半米的动作更而迸出秒以分计的无言。一松深谙面前这个抬手以一种略显轻佻的姿势轻扶着门框的人得会在不汲答案的寂静里再更一字一句地重复那个问题——这么没头没脑的问题,估计得是在隔壁的真心话大冒险里令人丝毫不惊讶地输了后跑来实施的惩罚。一松稍微思索便得出了这个缘由。


同时地,一松稍微思索便可知道这问题开始在自己脑海里撞开了,并且连那面前人的形象同时与问题交叠于一起的结果也分毫不差地预到。他一向被寡言隔在喧嚣闹腾以外,每每汲获的寂静却总令他赤裸地洞察到自己内心丝毫不似于表面的…那些自己所谓的真正想法。


裸而涩的实意恃躁着堪比着伊甸红果,一松深谙自己最好永不得摘取食用的一日。于是,几乎是自然而然地,他开了口,“你脑子还是没正常过,空松。”一成不变的,一松嘴里该逃迭出的话语,每每总令他自己以为,就应该是这样子的。


应当到当他看到面前人垂下眸盯着地面无言想着什么时,内心泄流出再无以复加的酸楚,都是不应该的。


“果然被一松骂了啊…”空松放下了那只扶着门框的手,手指轻轻摩挲着衣物布料,他和一松相隔在遥遥咫尺间,“哥哥我输了真心话大冒险,小椴居然对我问了这么个问题,然后让我去找脑海里第一个浮现出来的人影来回答…还好这个人就在一个屋檐下啊,小椴难道都没有想过其他的空松girls与我相隔甚远吗。”空松自顾自地挠了挠头,笑意一直没从这张于一松相似而迥异的脸上褪散,“打扰你了,献上来自great空松的抱歉。”


空松迈开步子走了,顺带着关上了一松面前的门。


一切如初了,一屋寂静,一松的手指残留着抚过猫毛的余温,他再一次地垂眸,手指温顺地缓游在这唯一不会让他紧张的事物上。


“喵——”的一声,这个屋子再次获得了温度和声音。

———完———

评论

热度(47)